hello黑猫

主博磕粮不产粮
日常刷屏!很刷屏!!没啥营养
✔️最近刷胜出。

子博客堆图:hello-blackcat

小英雄-胜出/凹凸-瑞金/海贼-罗路
💥以上不拆逆!💥

求扩散求爆肝orz

橘華月:

点灯教程。vpn和tag见评论。请转发扩散,有问题私我,麻烦大家了真的需要一起动起来!🙏🙏

有关胜出的个人整理

阿部玲子:

      大家好,我是阿部玲子。


      从去年九月初入胜出坑到现在,半年时间啦!陆陆续续自己写外加翻译,已经不少字数了,归档感觉还是有点乱,所以我做了这个整理。这篇整理会随我自己的更新而更新,可以被随意转载到自己的主页,别的不可以,谢谢!因为lofter没有置顶……想看的时候从喜欢里面找起来可能还是有点费劲的吧?


      所有的文章都是胜出,纯的,胜出胡阿克巴,本洁癖即刻爆炸。


      感谢所有的朋友们,更感谢几位从我写《来世》的时候就默默地关注着我的小天使们,我这个人很懒,如果没人看没人评的话就没什么产出,曾经我觉得这个坑也会像以前的很多一样,我会很快爬墙,你们的每个红心每个蓝手以及每个评论都是把我深深拽到坑底的力量,希望大家多多鞭策我2333


      另外(我这种碎碎念多的人不说话总是有点难受)我也希望你们对我文中的情节能跟我有什么共鸣,有想法的时候就多跟我聊聊,其他有什么想知道的线索或是想点梗也可以前往这两个地方,点梗的话是有可能被写出来的喔(。・ω・)ノ゙当然嘛……具体时间就不知道啦!


LOFTER的ASK地址


质问箱地址


      最后,占tag抱歉!


 


 


原创(已完结部分):


《来世》


《Trick or Treat》


《如果能和你结婚》


《长夜》


《恋爱这件小事》


《Sadism & Masochism》(R18,内含欺凌情节)


《千里相随》(R18)


《女仆服务》(R18)


《拥你入怀》


 


 


原创(未完结部分):


《事关生死》


事关生死 01


事关生死 02


事关生死 03


 


《日久生情》(R18系列,ABO设定)


日久生情 01(R18)


 


《我们在一起》


我们在一起 01


 


 


翻译(已完结部分):


Walls(墙)


Too Early for This(为时过早)


Bell Pepper(灯笼椒)


Drag Me to The Deeps of Your Heart(把我埋进你心里)


Late Night Laundry(深夜洗衣房)


Just A Little Longer(再一会就好)


Trapped In the Heated Moment(深陷激情


Lips,Teeth,Hands(由唇到齿,再到手)


Katsukis Captive(爆豪胜己的拘禁)


Wheres the Fire(奸情何在)


Between Ink and Thorns(在墨水与尖刺之间)


Between Ink and Thorns 01


Between Ink and Thorns 02


Between Ink and Thorns 03


Between Ink and Thorns 04



!!超好看!!

稗久:

【安雷瑞金】花语系列吧唧
款冬——公平与正义
罂粟——华丽与高贵
薄荷——失去与希望
樱草——青春与初恋

【安雷瑞金】新年發福吧唧
新的一年,祝你
“發”像安哥雷总一样有钱,有积分,就是任性~
“福”像格瑞金一样有福气,有好运,就是顺意~

终于出宣了!

不限购!

预售时间1月9日20:00-1月31日

九号晚上八点!九号晚上八点!九号晚上八点!我们不见不散啊【x

代理是  @老肝不工作室 
链接→ 走你

在热度里抽一人送全套w【如果只吃其中一对cp,另一半周边另外抽一个

《色即是空》《取向狙击》的链接

明斯克:

这两篇 在主页我已经转成仅自己可见 还想看的朋友可以走链接:




色即是空123456


取向狙击123




还有饥饿游戏Pa的《Hit N Run》,不知道是否需要整理

相干效应 Coherence 下

明斯克:

相干效应 Coherence 下


*原著向,失忆梗,无脑甜


  大型从良现场 梗来自冶冶


 上篇  中篇






* 真相大白!找到上、中篇破绽的朋友给一百分!


   我觉得我把他俩写得像两个神经病……


  本篇金句:我爆豪胜己就是演戏也要比你演得妙。




  防屏蔽走外链


                                                                                                     END




*费:我家乡话,觉得贴切又可爱,有死缠着玩耍的意思。比如我家狗咬我拖鞋后跟,能拖一路,这就叫费。


*相干效应:物理名词。详细解释会很麻烦,同名电影《Coherence》国内译名为《彗星来的那一夜》,大概就是讲本不会相互干涉的无数平行世界,因为彗星,突然交叉在了一起。强行用“平行线相交”来点题。


我是不会承认这题目就是乱取的。




好!!第六篇完结胜出!谢谢观看!


因为梗是冶冶的,所以也算献给她的!嘿嘿嘿嘿嘿!




附上本子预售地址


              本宣地址


              谢谢支持!









相干效应 Coherence 中

明斯克:

相干效应 Coherence




*原著向,失忆梗,无脑甜


  大型从良现场 梗来自冶冶


 上篇




*本篇金句:


床离浴室的距离不过十几步,他居然把所有能想的都想了一遍。包括日后要挟用的“我已经和你做过爱了”这种恬不知耻的话,爆豪一听,肯定痛心疾首,失去记忆的他还做过多少傻事啊!


可是他又摸不清爆豪,万一爆豪恬不知耻更上一层楼:那又如何,你又没有怀上,谁知道我和你做过爱。




工作关系,绿谷定了早起闹钟,本来可以像以往那样从床上一下弹坐起来,结果今天弹了弹,失败,爆豪像要把他压死一样抱得非常紧。可能爆豪梦里占有欲一样强,生怕人家抢了他东西。


可怜绿谷试着掰开他放在腰上的手指,岿然不动。唯一确定的是,往爆豪肚子上踹一脚一定可以让他松手,就是不知道绿谷活不活得成。绿谷扑腾几下不光没有跑出来,还被梦里察觉到危机的爆豪紧了紧手,勒得更紧了。


靠。


绿谷心想他绝不能因为爆豪,放梅雨鸽子,于是狠下心来,转身拍拍爆豪的脸,又把爆豪的脸往外扯。爆豪终于被拉扯醒了,一脸火气地瞪着绿谷,手还不放。


“小胜,我要上班了。”


“上班?”爆豪放开手,“那我怎么不上班?”


绿谷松了口气,果然他还没恢复,又有点忘事了。


绿谷摸摸他的额头:“你看,你还在发烧呢,要多休息。”


“哦。”爆豪喃喃,点点头。绿谷刚刚直起身子,后面两只粗壮有力的手居然又上来了,绿谷有点来火了:要不要这么黏人?


绿谷和爆豪在被窝里混战一番,绿谷还得让着这个脑子出问题的假男朋友,一开始还以为爆豪只是想让他留下,后来发现这厮心理年龄似乎倒退了些,是在跟你闹着玩,看你一脸难办着急又跑不了的样子高兴得不行。绿谷心想我要是来真的,你可能要被我当媒介,踢穿别墅。


“好了小胜,求求你了,我要迟到了!”


“那是谁?”爆豪猛地进入警戒状态。


“是工作朋友!高中同学!你肯定也不记得了……”


半个小时后绿谷穿着战斗服赶到约定地点,梅雨已经在那里等他了,左顾右盼的,没准等了很久。


“对不起,久等了!”


绿谷累得像条狗一样,但是,狗都没他累。梅雨摇摇头说没有等很久,看他那么狼狈不堪,又好奇地问:“小出久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绿谷想,爆豪确实是个事,但是又不好说,只能说:“做早饭时微波炉冒烟了,吓得不轻。”


其实绿谷刚撒完谎,马上就想起自己才用那个微波炉给爆豪热了牛奶,热个牛奶都很有成就感。


“小出久,脸红红的哦。”


“是跑累了!啊哈哈哈,肯定是!”绿谷疯狂挠头,头上滴溜滴溜冒小汗珠儿。“说起这个,我们来讨论一下战术吧!”


梅雨也不多问了,点点头,“昨天我有好好看过你的资料。”




绿谷每次工作完,都像脱过一层皮,懒懒地脱鞋子,一言不发地走过去,不认识他的还以为他生气了,其实只是累。


“我回来了,小胜。”


爆豪站在楼梯上遥遥地望着他,看了一会儿,问:


“工作怎么样?”


“啊,很好,已经扭送警察署了。”


绿谷头上居然也打了绷带,绿谷摸了摸,赶紧解释:“没事,只是被小石头砸到了。”


“那吃饭吧。”


绿谷眼前一亮:“小胜给我做的饭吗!”


“……嗯。”


爆豪走下来,绿谷就和小狗一样流着口水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来转去。


绿谷想到上午蹲点还没成效时,他们稍微放松了一点,梅雨问起:


“小出久看起来很有干劲呢。”


“是吗?嘿嘿。”绿谷看着她笑起来。


“很有精神,上次见面时还不是这样。御茶子还没有和我说过。”


绿谷错神了:“说什么?”


“小出久谈恋爱了吧?”


绿谷夸张而响亮地“诶”了好长一声——女孩子的感知力为什么老这么敏感?看见梅雨温温柔柔的笑容,他知道没有恶意。


当时在他心里的疑问延续到了现在:坑蒙拐骗来的还算恋爱吗?


没等他想完,不远处人群就炸开一片尖叫,反派登场了,两个职业英雄二话不说,什么儿女情长都踹一边儿去,赶紧去声音的源头战斗。


绿谷吃一口饭,看一眼爆豪。爆豪吃一口,也奇怪地看回来一眼:


“怎么了?”


绿谷脸藏在碗后面(根本藏不住),嘟嘟哝哝:“小胜以前会更亲密一点的。”


绿谷出久,演戏加设定的手法已经越来越娴熟了。


爆豪闻言,深吸一口气,然后夹了块自己碗里的菜喂过去,只是手抖得像个帕金森患者。


“你快吃,我这手,很抵触。”


绿谷居然把一块筷子上的肉吃成勺子里的哈根达斯,“啊呜”一口还带吮,一边嚼一边两颊胖乎乎地也要把自己的猪排丼给爆豪,爆豪说:“我就不用了。”


但是绿谷“呜呜”几下坚持要喂,爆豪只好凑上去也吃了一口。


吃过晚饭以后,由绿谷洗碗,想起来还没摸爆豪的体温,就揩干净湿手,跑去摸了摸,不烧了,比爆豪本人还开心,回去继续洗碗,洗得舒舒服服快快乐乐的。此时要有一只靡菲斯特就好了,绿谷多半也会说:“真美啊,请停一下”。想想他们平常如何相处就会让绿谷难过起来。连正常对话都障碍重重,更别提喂饭了,按爆豪的习性,让他喂饭他会把一碗都扣你脸上:还喂不喂?


他们现在过的就像真的同居交往多年了一样。对了,绿谷想起,还没设定他俩恋爱多久了呢,大概是两年吧,不能太贪心了。


绿谷毕竟聪明,洗澡时想到了一个点子:


既然现在爆豪对于过去的他俩没有记忆,那么绿谷现在可以努力培养感情,让爆豪即使记忆恢复想起他们若即若离的关系,可对自己的感情已经难以割舍,到时候一样是水到渠成。


绿谷洗得香喷喷的扑到爆豪床上,带着强烈的使命感钻进被窝,不过爆豪是背着他的,感觉到另一块重量压在床畔,就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绿谷冲他傻笑,拉好被子说“我关灯了?”


“等下。”


爆豪说。然后翻过来撑在了绿谷身上,绿谷“诶”了一声,抬头爆豪挡住了他绝大部分光线,影子也包裹住了自己。


“怎么了?”


“我问你,我们交往多久了?”


绿谷想,正好我想过了:“两年。”


“那做爱也是可以的吧?”


绿谷就地蒸发了。他像被下过滚锅一样,浑身都红起来。




去幼儿园的车,半路上被交警拦下




第二天早晨绿谷是很不愿意醒来的,首先昨晚居然真的一条路走到黑,说谈恋爱竟然真把爱都做了;其次,他感受出来了,爆豪不是处男,但绝对还没搞过男人,肌肉记忆完全都是对女人的,所以搞得他这个被搞的辛苦非常。昨晚一配合完爆豪他就累得睡过去了。


绿谷是不知道“清理”是什么的,光觉得难受,肚子涨。两腿间又确实一塌糊涂,昨夜装作烂摊子都不存在地睡过去,结果一醒来马上又被烦得要立刻起来收拾自己。他一头鸡窝地坐起来,恶狠狠地盯着还睡得可香大早上打呼噜的爆豪,想:你昨晚使劲可使开心了。


对于爆豪来说昨晚是做爱,但对绿谷来说这做的是恨,不是爱。


绿谷心里烦躁道,是你方法不对。绿谷难道就会因此知难而退么?不会!他今天就要查资料,用实践告诉爆豪,什么叫男人和男人做爱。


等等,绿谷想到了,自己在这里瞎精神什么劲儿?明明最没法回头的一步都走过去了,怎么一点廉耻心都没有?


于是绿谷脸再次红起来。


床离浴室的距离不过十几步,他居然把所有能想的都想了一遍。包括日后要挟用的“我已经和你做过爱了”这种恬不知耻的话,爆豪一听,肯定痛心疾首,失去记忆的他还做过多少傻事啊!


可是他又摸不清爆豪,万一爆豪恬不知耻更上一层楼:那又如何,你又没有怀上,谁知道我和你做过爱。


绿谷把自己绕得植物神经紊乱,打开淋浴蓬头:唉,爆豪心,海底针啊。


                                                                           TBC


附上本子预售地址


              本宣地址


              谢谢支持!

相干效应 Coherence 上

明斯克:

相干效应 Coherence




*原著向,无脑甜


  大型从良现场 梗来自冶冶






失忆后的爆心地,表现得意外地可爱。人偶对这个说什么都听都信的爆心地欢喜得欲罢不能的。一个剥去所有造成他别扭性格的记忆的爆豪,几乎是把他最后一点讨人厌的地方抹去,显然轰焦冻已经敌不过这样的帅哥了。


爆豪失忆后,脑子里冒的全是哲学三大问题:


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


绿谷坐在病床边,知道他的回答某种意义上会奠定失忆后爆豪的性格基础,于是回答:


你是爆豪胜己,职业英雄名叫爆心地;你是你妈爆豪光己和你爸爆豪胜生的;哪儿也不去,留在寝室待命。


不偏不倚。


爆豪得到基本信息后点点头,然后把哲学三大问题转移到绿谷身上:


你是谁,你从哪儿来,你到哪儿去。


绿谷在此处愣了,也就是这一瞬间,他意识到现在的爆豪就是块任他宰割的橡皮泥,随便捏。要是说“我是你爸爸”,爆豪顶多会惊吓“爸你这么年轻啊”。


爆心地为什么会被搞失忆?还不是怪他不听人偶的话,人偶说一句,他要顶一万句,总之就是你讲的我都不听。人偶真想直接百分百我为人人呼上去了,“我们都毕业了,还玩高中这套呢?”


爆心地肯定要吃亏。果不其然,总之爆心地因为一些意外,先进的操作没能拧过各种变故,被重击后昏了大概有半天,再醒来一脸懵懂,对着坐在病床边一脸焦虑的绿谷眨眨眼睛,又眨眨眼睛,说:“你好?”


绿谷自然很气不过。他那么担心爆豪,处处为爆豪着想,把软软跳动的心呈上去说您看吧,爆豪一下呼地上:不看。然后绿谷捡起来吹吹,抹掉灰,卑微地说:就一眼,就一眼。就一眼你就能看到我多么喜欢你。这下爆豪把他连人带心踹翻。这就很过分了,属于吃硬不吃软的货,绿谷心想,小胜你的便宜,我占定了。


绿谷认真权衡说自己是他爸爸的利弊,觉得说是爸爸都不如说他俩在谈恋爱。心里一个天使一个恶魔在死斗,天使一拳撂倒了恶魔,绿谷本人上去哭着给恶魔做心肺复苏——就是这样的,绿谷出久决心乱来了。


绿谷解释过自己的姓名、来路去向后,又说:“小胜,我是你的恋人。”


爆豪皱起眉毛,绿谷怕他这是失忆没失透彻,知道他绿谷在鬼扯,一张脸刷地就红透了,支支吾吾地,看对方信不信。


“你、你是不知道什么是‘恋人’?”


“不。”爆豪抬起手,示意让他想一想,过了大概几秒,爆豪点头,“明白了。”


然后爆豪有所期待地盯着他,绿谷摸摸头,他现在是不是该做出点恋人的举动?


绿谷知道,医生判断爆豪是中了失忆的个性--这年头,失忆的个性太泛滥了,好像职业英雄走南闯北,不忘一忘自己姓啥就不正常,所以爆豪醒来后迷迷糊糊的样子立刻被判中了失忆个性,绿谷紧张地说:“可是,敌人当时还没出现呀。”


医生沉吟一下,说:“远程失忆攻击,也不是不可能嘛。有可能的,有可能。”


当时爆豪绑着绷带,像条大型犬一样坐在旁边看看绿谷,又看看医生。


和一张白纸的爆豪谈场短期的恋爱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大不了东窗事发,被打死,那也无憾了。


绿谷“啪”一下握住爆豪的手,低头轻轻揉捏。爆豪歪头看到这一幕,另一只压在被子下的手抽出来,缓缓覆上绿谷的手。绿谷被包住后,首先肩膀一阵电流穿过,骨架皆收紧--很明显他就是个第一次谈恋爱的处男。绿谷赶紧解释:


“小胜,我们是初恋,所以……”


爆豪点点头:“这样。”


“之前你一直都没醒,我、我好担心你……”绿谷还是头一次公然带着私心说心里话,相当不习惯,说着就又害羞又委屈。绿谷决定蹬鼻子上脸,抬头看看爆豪脸上的趋势,很平和,或许允许他扑上去抱着。绿谷大着胆子靠近一点,生疏地抽出手来,先环住爆豪,再收了收。爆豪这身衣服还有新鲜的洗衣液味,绿谷脸颊刚好贴到他鼓动的心脏,爆豪的体温的确高于常人,肉体充满着生命力。


绿谷毛毛躁躁的头发直逼爆豪的脖子,爆豪被忽然抱住,顿了顿,而后抱了回来,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绿谷小而紧实的背部。绿谷再抬头,把他听话的第一次做人家男朋友的爆豪吓着了:


“怎、怎么哭了?”


绿谷一把鼻涕一把泪,当然不能回答:我在做梦,梦里果然什么都有。


“你是不是有点激动?好了好了,”爆豪拉起被子就是抹,不愧是爆豪,肌肉记忆完全还是老样子,差点儿没把绿谷五官抹平,“别哭啊,嗯,小久。”


刚说完,绿谷就看到爆豪脸青了一秒。


“我刚刚莫名其妙有点儿生理性恶心。”


“那你不要喊我小久了,喊我出久就好。或者喊我绿谷都行。”


“恋人喊姓氏还是生分了吧?那就出久。出久。”


“嗯!”


“出久,我肚子饿了。”


“饿了是吧?好,我去做饭!”绿谷精神抖擞地爬起来,一溜烟跑出房间去准备晚饭了。


因为这次工作委托方财大气粗,给他俩准备了一个独栋住宅的寝室,楼下的冰箱里连食材都是准备好的。绿谷挽起袖子,干劲十足地系上围裙,心里想:好,我要给小胜展示我的厨艺!


大概四十分钟后绿谷满面红光地踹开门(因为手不得空),端着餐盘来找爆豪了:


“小胜,我做好了!”


给爆豪放上床上小桌子搁了饭,绿谷赶紧把手收到背后,晚了,爆豪皱了皱眉,已然发现了绿谷的其他成果:贴了四张创口贴,做饭硕果累累。


“手。”爆豪冷不丁指着绿谷,绿谷装作没听清,“你把手伸出来。”


绿谷只有老老实实伸出手。


爆豪一针见血道:“你不太会做饭吧?”


“会、会的!”绿谷狡辩,“因为平时都是你在给我做,所以我锻炼机会比较少啦。”


绿谷刚刚说完就暗想不妙,这戏加得越来越多了。


爆豪闻言,很有使命感地点了点头,“那我争取早点恢复。”


“头还疼?”


“疼。”爆豪拾起筷子,“我们是一起同居?”


“啊……这是工作用的寝室,工作完就要还回去。平时的话,”绿谷一咬牙,“是,在同居。”


闻言爆豪若有所思,给自己喂了一口汤。绿谷抱着餐盘两眼放光、期待满满望着他。


“好吃吗?”


“……”爆豪低头看了眼汤,“比我想的好。”


绿谷这才松了口气。


“你还没吃?”


“不饿,你先吃。”话音刚落,肚子便响了。“诶……”


爆豪盯着他,拉长声音:“真的——?”


绿谷脸红了:“假的。”


爆豪拍拍床边:“那你上这儿吃吧。”


“真的吗?”


爆豪很奇怪:“恋人不能坐床边?”


“可以可以,我来了!”绿谷说出口发现,自己反应太激烈了,有种做贼却不心虚的无耻感。绿谷坐下来拿起自己的饭碗,腰上好像就被缠住了,低头发现是爆豪的手臂,爆豪另一边在自然地舀着饭,他完全是无意识地做这些举动。


“你是有点小。”爆豪嘴里包着饭,闷闷地说。说完又用那只拦腰的手去摸绿谷的手,“你本来伤就那么多?不擅长就别逞强,点外卖一样吃啊。”


“好……好的。”


绿谷完全不敢多动,以为爆豪那个肘弯儿角度太好,刚刚框着自己。


绿谷没料到吃完没羞没臊的饭,还有更多没羞没臊的事情要做,比如爆豪要求陪睡,把他吓了一跳,但是爆豪的意思好像只是要求他做抱枕。


绿谷明显地长出一口气。


“但是小胜,我要去分析情报,明天还要继续呢。”


爆心地下线,人偶压力加倍,不得不请来有空的高中同学绿动精灵做外援。


爆豪有点儿可怜地掀了掀被子:“这样。”


绿谷真是看不来这个爆豪受一点儿委屈,马上抱着他肩膀说:“我看完洗完澡就来。”


“嗯……那你快点儿看。”


绿谷哭笑不得,还有快点儿慢点儿看的道理吗,爆豪果然还是爆豪,抹掉记忆还有专属爆豪的性格残余。


“好好,你先睡。身体不好就要多睡觉。”


爆豪乖乖地盖上被子合上眼。


绿谷一关上门,马上靠在门板上抹汗,假扮恋人太困难了,爆豪居然因为失忆的缘故,比他自如多了——到底是他在占便宜还是爆豪在占便宜?


绿谷大概在深夜一二点推开了爆豪的门,踮着脚尖儿走到爆豪床前,爆豪面朝门的方向,睡得很舒服。绿谷先蹲下来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没有那么烫了,晚上吃过消炎药了,睡一睡早上起来大概就能好些。绿谷爬上这个明显是单人尺寸的床,钻到被窝里,想怎么把手插进爆豪的胁下,好抱得稳定一点。


爆豪还是被这个意外挤进来的体积感吵醒了,烦躁地“唔”了下,撕开困顿的眼皮看到绿谷在那儿满脸歉意:


“对不起,还是吵醒你了……”


“几点了?”爆豪摸过床头闹钟,“这么晚?啧……”


绿谷刚想说必须认真对待委托,爆豪就抱住绿谷重重地往怀里按。显然这是爆豪的肌肉记忆,做什么都没个轻重,绿谷快窒息了,爆豪居然事成以后光速入睡,一点不配合不调整。绿谷像溺水后终于出水,好不容易才把爆豪拆开重抱,爆豪又醒了,这次很不耐烦地看了眼,还行,于是就继续睡去。


绿谷在爆豪药味儿的怀里想,他绿谷一定是吃多了才会给自己设这么个局。


没准第二天起来他要被两个耳光打醒,或者直接被踹下床,这是最坏的情况——爆豪一天就恢复了记忆,被此景吓得不轻。那时要怎么解释呢?


绿谷决定到时装自己也失忆,就这么决定了。


                                                                      TBC




 空少下一章也是爱爱啦

嘿!能看得到吗?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主博客也会有几个粉丝😂我的lof号是用来囤喜欢的粮食的,所以日常刷屏推荐喜欢,完全没有营养,堆自己黑历史的是我的子博客(hello-blackcat),关注那个比较安静。如果继续关注这个号又觉得刷屏不舒服,劳烦大家在我的推荐内容上方点击【不看他的推荐】,就不会刷屏啦~最近都在磕胜出,抱歉了!
【简单来说我也不太想这个号有粉丝,太羞耻了(⁄ ⁄•⁄ω⁄•⁄ ⁄)】